行走的酒意


有很多东西,比如情感,总是会在某件事的因由里而发生反应,可以融化,也可以消失,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就像经过SZ,大巴车在几条蜿蜒的小路穿过时,看到从未有终点的路径,一下子会让人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。而崭新则意味着失去。

那天从SZ离开时,和今日的心情是一样的,不过洒脱感应该是忽然而有的。痛苦的根源以前一直以为是执著,但其实想来肯定不是。执著心在于历练的太少,经历的不够丰富,认为天地只有方所之大,哪有什么可能。而可能的背后呢?那是更远的心。

我一直认为,所有的决定,总是在权衡后有所取舍的。可在感情里,没有那么多时间容得你去做过多的思考,下一步是天堂,再下一步也许就是深渊万丈,因为过于了解,亦或是过于的不解,抑或是故意的不解,对,不解释。

汽车的终点,与感情的终点,是不一样的。感情更像是几条路的终点,只有时刻表,只有停靠站,而终点总是指向起点,而汽车总是在轮回,像极了生命,而感情在生命的象限里只是一个个原点,对,也是圆点,圆满的圆。

黑色的,不只是夜所带给我们的视觉感受,黑色是无知也是迷茫,因为没有了任何实质,所有可见可触摸的,给人的只是安全感,而其实,黑和白都是如此的相似,放在不同的地方,一样的颜色会给人不一样的感受,那如果此刻放在彼时,或者,彼时放在当下呢?黑色和白色的想换,如果不是因为眼睛和手指而去感受,你我都闭上眼睛的时刻间,那坚硬冰冷的石块间会生出柔软的花朵来吗?

你:过来的路,堵不堵?

他:有点堵,心不堵,因为马上可以一起见到喝酒了。

我所知道的一切戏精心和小肚鸡肠,都是来自于太在乎。在乎失去,在乎得不到,在乎冷也在乎热,总归的一切一切都是:你还在吗?

旅行的意义,是将原点突然放在了某一个没有任何交集的线上,而这条线是交叉的、弯曲的,也是感性的。人总是会在这条线上,找到过去和未来,还有梦里残留的一点记忆。他们把这一切称为:瘾。生命在旅行里获得了线性的延展和扭曲,时光从此可以颠倒,身体也因此获得了更多感官上的刺激,刺激到血管里通往大脑的脉络,直抵心脏。

人格的缺陷在人与人的交往中,会放大,让自己也惊讶于这种撕开的矛盾、纠结里。秩序感会让人舒服,让人感觉一切都是有条不紊顺其自然的,而车在高速行驶时,路边一个个灯点,在快速移动的车窗间滑动时,瞬间让秩序成为了一条条上下直窜的线条,粗细不均,变幻着无常。车速约均匀,光点越连贯,而夜越黑,灯火也就越发的刺眼。忽然感悟出:断续的美,原来就是缺陷的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